BJ40城市猎人的名字里居然蕴含了太阳系的位置!你猜到了吗?

时间:2019-10-09  点击次数:   

  每当夜幕降临,城市华灯初上,也预示着忙碌的一天就要结束了。此时,光污染很少的郊外,星光渐渐明亮起来,光污染越弱越暗,星光越亮越美。我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即便在都市中也喜欢静静的看书或者上网去看NASA发布的相关信息,从浩瀚无垠的宇宙中发现那些小小的惊喜。也许有人会说是不是太无聊?你要知道,在那个未知的领域中哪怕只是数据上一个微小的变化也能像“蝴蝶效应”一样演变成巨大的影响。

  这段时间很少在网上活动,是因为参加了北京越野举办的使命召唤V观星行动,开着BJ40城市猎人去了神秘的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青海观测站,依照我的性格,这里是充满期待与惊喜的。当然,对于很多人来说,如果不知道在哪里寻找观星之地的话,那就去天文台附近吧,因为天文台一般都选址在高海拔,云量少,晴天多,且光污染少的地方。

  当我站在紫金山天文台青海观测站前时,德令哈的冷风吹过,让我思绪万千。数千年来,我们和古人仰望的是同一片星空,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曾思考过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从地心说到日心说,整个认知的过程非常不易。在远古那个蛮荒时代,漆黑的夜晚绝对是最恐怖的所在。我们知道人类为此发明了取火,但是你可曾想过,当火光出现前,漆黑的深夜中肉眼所见的只有星空。

  人类为了熟悉所处的环境,还绘制了地图,虽然有限又不准确,但起码知道了自己的所在,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安全感,是对未知恐惧设下的堡垒。为了了解更多,早期的探险家们走出那条图上的“线”,开启了探险的旅程,之后绘制了更大的版图,发展到今天才算是了解了我们生存的地球。

  那么天文学家呢?他们正忙于绘制我们银河系的旋涡结构。如今得知我们的太阳系坐落在银河系的猎户臂或称为猎户射电支的位置,位于人马臂和英仙臂之间。除了位置,这些命名是不是更让人感动?当你看到它们时,会有一种置身科幻片中的感觉,它们真实存在,又飘渺无形。巧的是,这次拍摄的座驾叫BJ40城市猎人,这也许是天然的巧合,也许是人类使命的注定。

  抬头仰望星空,想起旅行者1号1990年拍摄到的太阳系全家福,阳光下有一个暗淡蓝点儿,那就是我们的家,承载着人类的一切。每每看到这样的照片,都让我非常感动,也会让我领悟到面对大自然时心中应有谦卑。

  很多时候我们愿意用挑战这个词或者更为激进的说征服,也许大家真的很少抬头仰望星空了,互联网包装了很多浪漫的瞬间,让大家不用出门也能分享一切。很可惜,蜗居网络的那些人啊,你们真该走出都市,去体会一下自然带给你的那份真实。

  月球是我们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也是被仰望最多的星球,她不仅有迷人的月相变化,她的存在也减缓了我们的地轴摆动,使得地球上的气候相对稳定,更加宜居。所以那首“都是月亮惹的祸”让我有些不解,怎么它都能躺枪呢,往少了说地球到月球的平均距离也有 384,403.9千米!但如果真说它犯了什么错,那就是追星时最怕的就是月亮,它在黑夜的威慑力,确实可以让星星们望而却步,敬畏三尺!也正是因为这样,猎星者们才要驾车穿越荒原,躲避它亲切的关照。

  说到月亮、说到穿越,今年是人类首次登月50周年,月球也是人类迄今登陆过的唯一地外星球。也是人类前往更遥远星球的踏板,譬如我们前往火星的技术可以先在月球上进行验证。那么大家还记得那台登月之后的探月车么?萌萌的很可爱吧,但那是人类等级最高的一次越野,所以不要盲目的说越野是糙汉子们才做的事情,越野才是知识、技术和能力的综合,是人类出行方式上的高点。

  远离城市观星摄影,看似很浪漫,但的确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再想拍到一张能够感动自己的星空照,那么没有科学、没有规划与对星空的足够了解,即便拍下了漫天星斗,也只是庞大互联网中的沧海一粟。

  将时间往回拨,新疆南山观测站,距离乌鲁木齐大约70公里,海拔 2080 米,有着很好的观星条件。今年六月我身在那里,壮观的星空和丰富的地景远超自己的预期。而当时也的确是开车去的,但是没想到一路下来坎坷万分。星空中的一切都用光年来计算,人类的小短腿如何跟得上节奏。探月有月球登陆车,拍摄星空同样也需要一台节奏可以相互匹配的车型,所以这一次BJ40城市猎人给了我最佳的助力,穿越高原、行走戈壁,让仰望星空变得温和了许多。

  这就是在银河拱桥下方那座25米的射电天文望远镜(简称 NSRT,后经改造为26米射电望远镜),NSRT 从事 VLBI 观测及天体物理的观测研究。从2005年开始,NSRT 参加了我国探月工程,该站成为探月工程中VLBI测轨系统的四个测站之一。虽然我也去无人的地方拍摄,但每一次在观测站的时候,才是最让我骄傲的时刻,因为这里是人类与外太空接触最近的地方。

  再将时间调到现在。今年北京越野与中国探月工程开启战略合作,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吴伟仁院士,成为联合实验室高级顾问。在7月份的贺兰山BJ40全系上市发布会现场,双方共同发布中国探月工程用车,这是前沿科技的同声相应。双方的合作是全方面的,包括技术研发、特别车型、品牌体验等多维度内容。此时已是德令哈深夜2点,坐在BJ40城市猎人的驾驶席上,看着眼前的观测站,想到这些激动人心的画面,让席卷而至的困意彻底消散。

  研究者如此,而观星者又何尝不是!虽然我们并非专家,但是同样有一颗为了记录地球而奔走于旷野荒原的决心。所以在这一点上,对有着60年品牌积淀的北京越野表达自己的敬意,二者的联合让人类与地外星球的接触变得越发真实了,就像我现在驾驶BJ40城市猎人到了德令哈紫金山青海观测站一样。

  依据《中国航天科技活动蓝皮书》的统计,2018年全球航天发射次数达114次,共将461个航天器送入太空。其中,中国航天发射次数以39次发射的成绩首次独居世界第一,航天器数量居世界第二。

  2019年1月3日10时26分,嫦娥四号在月球背面软着陆,这是世界首次实现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随后的月球探测中,以色列和印度的月球探测器都是在下降阶段出了问题。未来不久,中国还要发射嫦娥五号,随后取样返回,这将是人类探测器首次在月球表面自动采样。从月面起飞,在38万公里外的月球轨道上进行无人交会对接,带着月壤以接近第二宇宙速度返回地球。我尝试以上这样去表达,是想告诉大家中国航天的发展已经位居世界前茅,爱与传承莎普爱思药业情暖母亲节,作为中国人内心应永远保持一份骄傲。

  太空不易,新中国成立的70年来,我国几大装备制造业的国之重器相继问世。尤其是“人类”月球探测,拉开了新的篇章。9月3日,中国探月&北京越野正式召开联合研究院战略研讨会,以航天技术与越野车制造的相互融合,一是为中国航天事业注入越野底蕴技术,推动中国航空航天事业发展。二是为北京越野品牌注入新势能,进一步夯实北京越野打造“中国越野车第一品牌”的愿景。

  其实我到不觉得这只是一个愿景,记得探月的专家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类离开地球之后的每一个动作都是越野状态”,进入太空之后,人类的脆弱是想象不到的,所以两者的融合也绝非只是品牌上的相互助力。正如前文我说的那样,人类在残酷自然界中奋力进取,从而吸取经验发明了各种技术,探月也同样如此,在技术上相互支撑,才能完成最大的夙愿。

  如今航天科技带来的技术变化,已经方方面面进入到了我们的生活,譬如我们用手机接收GPS或北斗信号,用于导航、或者接收卫星电视信号,预测台风前进的路线等等。那么作为追星者,汽车这个改变人类出行方式的工具也应该从中受益,让未来出行变得更好。

  最后,很多人会问,地球上还有那么多的麻烦,为什么我们还要花钱去探索宇宙?非洲是当今世界贫困最为严重的地方,以NASA卫星项目SMAP为例,帮助非洲在未来几十年里增加当地的粮食产量,另外在JPL的37个项目中,大约一半是致力于地球的研究,这也就是,离开地球,为了地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